Under the Dark(下)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不知道为啥被屏蔽

一直非常喜欢的荆棘鸟AU

比滑冰选手维克托大十岁的神父勇利

关于东正教的资料查了一些还是一知半解,有错误请留言或者私信,谢谢


Under the Dark(中)

一直非常喜欢的荆棘鸟AU

比滑冰选手维克托大十岁的神父勇利

关于东正教的资料查了一些还是一知半解,有错误请留言或者私信,谢谢


——————


(三)

葬礼过后,维克托被短暂地托付给神父照料。

“妈妈这一走,家里都乱了套,留下好多事情要处理,他父亲与我必须到莫斯科去一趟。可这孩子又犟得很,不愿意由别人来管,只好给您和教会添麻烦了。实在是过意不去。”母亲弯腰亲吻过神父的手背,再一次向他表达由衷的感激。“您真是一个仁慈的人。”

“维恰从小跟亲戚不亲近,但是却非常喜欢您。”父亲也在一旁补充到。

后来维克托才告诉勇利,那时自己原本有其他去处,却固执地要求父母将自己交给神父。“那会儿...

Under the Dark(上)

一直非常喜欢的荆棘鸟AU

比滑冰选手维克托大十岁的神父勇利

关于东正教的资料查了一些还是一知半解,有错误请留言或者私信,谢谢


——————


(一)

酒会正进行到最酣畅的时分,俄罗斯成年组的选手们大都喝得东倒西歪,毫无形象地瘫痪在客厅各个角落。伤心欲绝的格奥尔基一手抱着酒瓶一手抱着尤里,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停哭嚎着“阿尼娅”,其声音之凄凉神情之悲痛简直令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尤里·普利赛提除外。

被纠缠许久的尤里已经濒临爆发边缘,而格奥尔基依然像一块狗皮膏药黏在他身上,怎么撕都撕不掉,口中的酒气随着一声声“阿尼娅”一阵一阵扑到脸上,熏得他喘不过气,作案者却依然毫无自觉...

拯救帕恰勇利(三)

起初尤里对Yuuri这名字怎么也看不顺眼,他冲维克托咆哮道:“你不能给他换一个名字吗?”

还提出了各种令他不爽的理由。“为什么我要和这家伙用一样的名字?”“这里不需要有两个Yuri,不需要!”“我根本分不清你在叫他还是叫我!”

尤里暴跳如雷的样子活生生是一只被痛踩了尾巴的猫,吓得帕恰狗勇利直往维克托手掌下钻。“乖乖,小乖乖。”维克托笑眯眯地拍了拍他的脑袋,又揉了两把肥肥软软的小屁股。他把Yuuri拢在掌心,偏过头去蹭他嫩嫩的脸颊,告诉他:“宝贝儿别害怕,尤里是个好孩子。”

尤里则以一个干呕的动作和无数白眼表达自己对这一幕的感想。虽然维克托有时也会在“尤里”这个名字前加上一些修饰词...

拯救帕恰勇利(二)

这个终于得救的小可怜儿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在维克托掌心微微发抖,维克托把他放到桌子上,用指尖点了点他红得诱人的脸蛋儿。他坐下来的样子像一只圆墩墩的小梨子,胖乎乎的屁股和胖乎乎的肚子堆成大半个牛奶色毛球。经历过惊心动魄的营救,原本柔顺的毛发此刻已经乱蓬蓬的,有的地方还沾了灰,身上的蓝色短袖也皱得走了形。在腹部以上大约半公分的地方,有一圈毛发看上去似乎比别处凌乱一些,也没那么蓬松,软趴趴的甚至打起了结,维克托猜测那里大概就是他一直被夹住的部位——他的小可怜真是遭了不少罪。

维克托小心翼翼地、几乎完全不敢使力地点了一下那里,顿时让小家伙过电般地抖了一抖,如同一团颤动的布丁。“这里还疼吗?”维克托问他...

拯救帕恰勇利(一)

维克托已经盯着门上这个小家伙研究了好久。

他是在结束晨跑回家的时候发现了这么个东西,半截身子卡在房门上的投信口外面,两只短短的小爪子间歇性地抽搐一下。事实上维克托第一眼甚至没认出来那是个活物,因为这雪白蓬松的一大团看上去像极了揉成一团的棉花糖,他原以为是附近哪个调皮小孩的恶作剧,把玩偶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塞进了他家投信口,直到马卡钦兴奋地凑上前去上下左右嗅个不停,甚至好奇地伸出舌头舔了舔松软的毛,惹来一句受惊的叫声。

“呀!”隔着门板传来的惊叫,软软的,有一点尖,音色非常稚嫩,却完全分辨不出是什么动物,并且两只后爪也由于受到惊吓而开始不住乱蹬,有两下蹬在了马卡钦的鼻子上。不过心胸宽广的马...

测试

废弃段落,用来测一下X易的G点

————————————

“金木……”黑白相间的发丝蹭在脸颊,又软又痒,像那个人一触即走的含蓄的吻,董香心下酸涩,不由喃喃唤出熟悉的名字。

如同冬眠遭到打扰的熊,上一秒还无力地软塌塌挂在她身上的男人仿佛瞬间蓄满力量,原本晕乎乎的琲世竟一下子直起身子,将董香压在门后,捧着她的脸,寻到小巧的唇不假思索吻下去。贴的太紧,她呼吸间胸/口的起伏都几乎被完全压制,他吻得像要将她整个吞下去,用唇舌抢夺她口中空气,董香呼吸困难,只觉得自己简直要窒息在他的禁锢中了,捶打他后背的抗拒的手也转为徒劳地抓住他的衬衣,惊呼声根本无从出口。

氧气越来越稀薄,头脑又晕又胀,昏厥的前一...